我的WordPress主题创业史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4-09-15 14:40


本文作者 Jason Schuller 是 WordPress 主题商店 Press75.com 的创始人,坚持极简主义的他设计出来的 WordPress 主题受到了人们的欢迎,在 6 年内带给了他百万美元的收入。卖 WordPress 主题真的这么好赚吗?难道说还另有隐情?阅读全文,查看 Jason Schuller 的 WordPress 主题创业史。

文章来源:Medium,本译文由 TECH2IPO/创见网为您提供。


2008 年的 1 月,我在波音公司工作了 10 年,自己拾掇了好几个月的 WordPress 主题模板,靠自学的那么一点点 HTML、CSS 知识对一些主题、插件进行了逆向工程。当时,WordPress 对我来会说很简单,其他网站平台也可以使用。随着我在自己的博客中不断地发表学习文章,我发现自己在 WordPress 社区具有一定的地位,有不少追随者。这给了我信心去离职,做一个专门与 WordPress 有关的自由职业者。

2008 年 1 月:一切的开始

在 2008 年 1 月底,我在网上放出了第一个免费的 WordPress 主题“Massive News”,这个主题是对 Derek Pusalan 的一个主题的重新拆分、设计和构建。Derek 是一位带给别人灵感的设计师和开发者。

为移动设备设计

一直以来,我都被移动设备上的内容设计所困扰,也在不断地尝试为 iPhone 设计适配网页。现在的响应式网页很好设计,但是在 2008 年,把一个 WordPress 主题设计成为 iPhone 适配的响应式网页还是要下功夫的。为了满足我自己好奇的内心,我设计、发布了移动版的 Massive News 主题,在当时的新闻聚合主题中脱颖而出。也因为它,我的博客流量和客户数量也在稳定地增长。

2008 年 4 月:找到了我的专业领域

在 2008 年 4 月,我被客户的要求搞得焦头烂额。我的客户大部分都是很好的人,但是我发现这项工作并不是我想象的那么简单、充实。当你在网上创造、发布了免费的内容,虽说你有修改的权利,但是客户却不这么干。我开始思考制作“高级”WordPress 主题,或许可以通过设计、销售 WordPress 主题来赚钱。当时只有很少人在网上卖 WordPress 主题,我记得只有 Adii Pienaar、Brian Gardner 和 Cory Miller 等人,他们主要涉及新闻、杂志和商业主题的 WordPress 网站。而我找到自己的专业领域也是一个意外。

编外项目

我真正第一次尝试设计、开发 WordPress 主题缘起我的一个编外项目“TrailerFlick”。整个主题提供了极简风格的电影预告片播放服务。整个页面充满了电影海报,用户点击一张海报,就可以在没有广告和文本的打扰下看完预告片。当时我并不知道,这个编外项目在未来 6 年里居然给我带来了百万美元的收入。

一个新的客户喜欢上了这个 TrailerFlick 主题,要请我为他的电影艺术网站设计一个相似的主题。在完成这次设计之后,我要求他给我付尾款,但是再也没有收到回信。为了不浪费着这么好的一个主题,我决定在自己的博客中免费发放给客户,然后我突然想到,我可以卖掉它,每下载一次收费 5 美元。几天之后,我就卖出了 100 多份 TrailerFlick 主题,我知道我要走运了。

2008 年 6 月:开始出名

在 2008 年的 4 月到 6 月之间,我发布了两个高级视频 WordPress 主题,一共收到了 8000 美元的支付款。我不停地发博客,发布免费的主题以便获得更多的流量,但是我的注意力已经开始转向创业。每当有一个新主题上线,我就会加价 25 美元,希望能在够在消费者和收入之间达到完美的平衡。我发现,WordPress 收费主题的定价越低,销量就越高,消费者也越多,但是需要更多的服务支持。收费主题的价格越高,利润虽然高了,但是消费者也少了,支持服务也少了。而且我发现,愿意为一个主题付更多钱的消费者需要的售后服务也会更少。最后我将自己设计的 WordPress 收费主题的价格定在 75 美元,达到了我寻找已久的平衡。到 2008 年 6 月,我销售的 WordPress 主题已经打出了名声。

创业起步

我是一个极简抽象艺术爱好者,希望能够创造属于自己的小品牌。因为出生在 1975 年,恰好 WordPress 主题也卖 75 美元,所以我开办了一个名为“Press75.com”的网站来销售自己的收费主题。新的 Press75.com 网站很简单、优雅,运行完美。

2008 年 8 月:进展不错

2008 年 6 月 9 日 Press75 上线之后,很快就有了不错的业绩。在 6 月-8 月之间,WordPress 收费主题的总收入为 14624 美元。那时我自己纠缠在消费者服务、更新主题、完成客户需求等工作之间,我应该想到可以外包服务的,但是还是自己在做这些工作。

启发

Hulu.com 在 2008 年早些时候上线,我被 Hulu 简洁的设计所打动。因为很想知道能不能用 WordPress 来复制 Hulu 的体验,所以我开始设计一个叫“On Demand”的主题,这个主题快速蹿红。On Demand 主题第一个月的收入为 3750 美元,这个主题在设计、功能和选择方面达到了完美的平衡。

2008 年 10 月:全面增长

2008 年 9 月的销售额在没有做广告、付费营销的前提下达到了 24110 美元。我所用的营销工具仅仅是自己的 RSS、定期给之前的客户发送邮件而已。这比我想到可以赚得要多很多,到 10 月份,我几乎不再考虑为客户单独设计,而是把自己的精力全都放在了 Press75 上。虽然没有了个人客户的打扰,但是因为用户量的增长,我一度没法跟上进度。做生意的方方面面,都要我一个人来完成,从产品开发到消费者服务、产品维护等等。

机遇

Brian Gardner 是从一个 WordPress 插件上认识我的,他在自己制作的收费主题上用到了我的插件。我们在旧金山的 WordCamp 大会上见过一面,从此就开始了友好的、专业的联系。Brian 自己设计的 Revolution 系列主题非常出色,我一度将他看成是我的导师。于是乎,我们在 8 月到 10 月间开始商谈合作的事情,计划将双方的主题商店合并到一家“RevolutionTwo”的主题网站。虽然说很难下这个决定,但是能有一个合作伙伴来共同设计、开发和维护是我没法错过的机会。

2008 年 12 月:短暂的合作

RevolutionTwo.com 在 2008 年 11 月上线,网站上所有的主题根据 GPL 授权都可以免费下载,这样做可以让我们挖掘 WordPress 的价值,创建核心 WordPress 社区。我们的利润主要来自付费会员的文件下载和一定时间的技术支持。销量还好,但是并没有我们两个人以前单干时销量那么多。而且,我也发现 Brian 和我为了打造良好的合作伙伴关系都犯了同样的错误。在一个月内,双方同意这个网站无法正常运营,最好的方法就是分开,继续保持朋友关系,继续单干。

2009 年 1 月:又回到起点

2008 年 12 月 17 日,Press75 又重新上线,里面还是放着 6 月份设计的 4 个 WordPress 视频主题。重新开张,第一个月的利润是 10695 美元,比合作之前的那个月少了一半多。

专注于细分市场

我在过去的一年里,大部分时间都用在开发以视频为核心的主题上,如果能进入其他分类领域或许可以带来不错的转变。在几个月内,我发布了一个图片库 WordPress 主题、一个餐馆 WordPress 主题,这两个主题成功地在财务和精神上给了我一条正确的方向。到 2009 年 3 月,每月卖主题的收入达到了 23000 美元,更重要的是,我可以专注做自己的东西,不在乎竞争,开始过自己的生活。第二次看到事业蒸蒸日上,我决定聘请两个兼职售后服务代表来帮助我处理消费者的疑问。

2009 年 7 月:越来越安逸

到 2009 年 6 月,月收入已经涨到了 34675 美元,7 月份更是拿到了 40921 美元,这是 Press75 史上最高的月收入。在接下来的两年里,Press75 每月的收入稳定在这个数字范围内,然而我再也没法突破这个数字。我妻子 Christine 一直在给我管帐,她在会计方面很专长,为未来也做了很多计划。从那个月开始,也是我们 10 年以来第一次不用再为钱发愁的时候,我们更过上更舒服的生活,做更多自己喜欢的事情。

2009 年,我们花了不少时间来周游世界,跟许多创新名人见了面,建立了联系。我从许多有创业者那里获得创意,我还记得曾经把自己看成是创业者,进入他们的世界来寻求建立联系。这一年,WordPress 是我专业和个人生活的全部。

随着 WordPress 越来越复杂、可以选择的东西越来越多,人们对 WordPress 主题的需求也越来越大。WordPress 的淘金热很快看着似乎已经到来,新的主题商店每周都会推出更强大、更复杂的主题,包含各种层次、订制、样式、短代码等等。2010 年,我开始将注意力放在市场的需求上,离 Press75 的初衷越来越远。我开始根据流行趋势来设计一些主题,主题库里的主题数量、样式也逐渐增多。但是我当时没有足够的基础设施来维护我发布的 20 多个主题,再加上我花在实验上的时间越来越多,维护已有主题的时间就越来越少。而且,我还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来重新设计 Press75,试着让这个网站看起来更加专业,跟其他卖主题的网站看起来不一样。但是我忘了究竟是什么让 Press75 与其他商店不一样,最终导致我无法理智地去管理它。那个时间段内,Press75 丢掉了自己的灵魂,我自己也开始迷失。

2011:激情呢

2011 年过去了,WordPress 继续被人广泛使用,但是我设计主题的兴趣却跟不上市场的需求。我发现原本追求极简风格的 WordPress 已经不再喜欢我这种极简的风格。那一刻我意识到,去年的注意力和精力将我的个人品牌变成了完全不同的东西。我自己很受挫,伤心,无法专心来修复出现的问题。这个问题就是我自己,这个问题也反映出了我对自己创造的东西的偏执,这种偏执可以让我发家,也可以让我破产。

那段时间里,Press75 每个月还是能给我带来 3-4 万美元的收入,但真心地说,钱并不是唯一的驱动因素。当我的心不在的时候,我的头脑也就不在了。我之所以创造 Press75,是想靠我喜欢的东西来维持自己的生计,但是曾经的激情已经不再了,我开始做出转变。

全新的视角

在一次实验性的编外项目 Theme Garden 中,我见到了 Luke McDonald,这个项目上销售的 WordPress 主题会将 100% 的收入返还给主题制作者。Luke 在上面卖了一些自己设计的主题,他对 WordPress 的激情让我想起了三年前的我。他很有动力,准备创造、销售自己设计的主题,也让我有了和他合作的想法。Press75 需要新鲜的血液,当得知 Luke 愿意加入的时候我非常兴奋。我把 Luke 介绍给自己的客户,2011 年 6 月,我开始在 Press75 上销售他设计的主题。利润分配很简单,Luke 拿 75% 的利润,剩下的给我。8 月份,因为对音乐非常痴迷,Luke 发布了第一个音乐主题 Soundcheck。Soundcheck 放在 Press75 的第一个月就收获了 6000 美元,而且流行度也越来越高。Press75 最终有了可以让它继续存在的新鲜血液,但是我的注意力依旧没有放在正确的位置上。

随着我对 WordPress 和 Press75 兴趣的持续减退,编外项目对我越来越有吸引力,基本上占了我接下来三年内大部分的时间。到 2012 年,Luke 更加投入 Press75 的工作,网站每个月的销量依旧在 3 万美元左右,让我有更多的时间去做编外项目。WordPress 已经成为一个通吃的平台,可以创造、管理各种各样的网站,我也花心思去设计了几个极简主义风格、单一功能平台。比如说一个微型 CMS 网站模板 Leeflets,无数据库博客平台 Dropplets,最近还设计了一个极简风格的视频网站平台 Cinematico。我甚至还对 WordPress 进行了修改,取消了一些干扰因素,让它保持极简的风格。这些项目的关注人数比较少,但是这些主题之前都没有在 Press75 上出现过。因为 Press75 有很大的流量,我只需要把做好的主题放上去,就会有人来买,现在的创业者根本不可能再经历这种情况。而现在的主题网站做得太好了,我也没有办法去复制。我从未放弃创业者的身份,但不得不承认 Press75 是我做过的最成功的工作。

2013:救命稻草

随着我往编外项目投入的时间逐渐增多,Press75 的收入在 2013 年开始下降,比 2012 年少了将近一半。Luke 和我当时是一种合伙关系,但是我却没法把心思放在 Press75 上。我觉得自己走进了迷雾中,找不到出路。Press75 很明是在走下坡路,而我也没想过要去拯救它。即便我采取措施,我也不确定能不能有效。

2013 年的 WordPress 主题市场已经极度饱和,商人们开始薄利多销。市场上确实有能人、有创新的人在销售 WordPress 主题,但是绝大多数市场还是被那些抄袭者抢去了,因为抄袭的主题非常适合快销。

我们开始在 WordPress.com 上发布主题,起码还能进入一下市场。很快,我发现 WordPress.com 是一个新的市场,一个质量好,数量好的市场。

最后一试

为了重新燃起我对 WordPress 生意的热爱,我强迫自己回到本位,设计一些新的主题(这些主题的寿命都很短)。我当时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极简主义和字体上。我希望能让 WordPress 变回从前的简单,但是现在的 WordPress 已经和简单没有了任何关系。我的想法是新的主题要去掉所有不必要的功能和菜单,也就是那些和主题无关的功能。比如说,如果一个主题不支持评论,那么评论菜单就没有必要出现在 WordPress 中,也不应该显示。在我看来,这就应该是 WordPress 的默认方式,依靠网站上的内容来定义平台上的功能。人们一开始很喜欢这个方向,但是 90% 的 WordPress 管理员最后还是去用了其他标着‘简单’的主题。

2014 年,结束了

2014 年 1 月,Luke 离开了 Press75,开始专心做自己的网站 AudioTheme,而我也准备结束这 6 年的旅程。我当时可以选择的是要么关掉这个在线商店,要么去找到新的买家来运营它。

关站的想法最先进入我的脑海,善始善终,我应该是那个关灯锁门的那个人。我已经把 Press75 上发布的 32 个 WordPress 主题全部放到了 WordPress 社区,然后尝试重新设计一些主题来吸引订阅者和 Press75 的访客来使用。我妻子把绝大多数之前赚到的钱都存了起来,放到了养老帐户,所以我不担心在开发新的主题时会没法生活。我开始思考是否可以为 Press75 找一个新的主人。

到了 2014 年,我开始寻找愿意接手 Press75 的人。在几轮电话之后,我开始和 Travis Totz 交谈,我们两个有共同的朋友。见面之后,Travis 刚开始运营 WerkPress,这是现在最好的 WordPress 主题订制服务之一。很久以前我就和 Travis 成了朋友,WerkPress 也在 Press75 主题的基础上进行了无数次的订制。从双方谈判的第一天开始,我就觉得 Travis 和 WerkPress 可以接手 Press65,能让他们接手,我也感到如是重负。

现在回首看能够找到很多可以带来转机的时刻,但仔细想想,自己也很难找到正确的道路。我真希望当时没有受到竞争者的影响去做其他项目,否则我也不会慢慢抛弃 Press75。我真希望当时找到对的人,这样我就不用自己做很多活。如果当初真的这么做了,或许会带来不同的结果,但是我还是为我的经历感到骄傲。

现在已经结束了,在整个过程中,所有的缺陷、错误都给了我这个创业者改善自身的机会。我学会了在整个过程中对好的、坏的都同等对待,因为如果没有对比,自己能意识到可以成长的机会会很小。我也学会了不跟别人比较。积极地投资人际关系是无价的,还有,跟着自己的心走,总会有好事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