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零到千万:连续创业者陈方毅与他的西柚经期

编辑: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4-09-15 15:05

从零到千万,即是说陈方毅本人,也是说他所带领的灵感方舟团队最新出品的「西柚」这款产品。TECH2IPO 有幸对陈方毅进行了深度访谈,关于西柚、关于灵感方舟、关于陈方毅与创业的故事。

作为大学生创业者,连续创业者,技术创业者,上过 CCTV,做过大学生创业代表陈方毅和他的灵感方舟上贴着许多标签,但是当小编见到这位传说中的 CEO 的时候却并没有在他身上看到一个「成功人士」的架子。

周二的雾都北京,一家酒店的休息区里,前一天刚刚下了飞机,没有倒过时差又被提前赴约的我叫醒的陈方毅瞄了一眼我的采访大纲,说:

「来吧,你想做的主题是啥,我们高效沟通。」

      创业的笼子是自己       

2008 年年底,22 岁的陈方毅决定创业,那时的他还是华侨大学大三的学生,建立返还网,陈方毅走上了一条自主创业之路。

作为大学生创业的代表式人物,他的经历和故事也激励着许多尚未毕业怀揣创业梦想的年轻人。

「虽然我也是大学生创业,但是我并不建议现在的大学生毕业就创业。」

在外人眼里看来,创业自由,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与自己所热爱的事业谈一场奋不顾身的恋爱,和循规蹈矩的生活来一次说走就走的告别,但陈方毅却有着自己的看法。

「创业最大的风险,不在于钱,而在于眼界的停滞——因为一旦创业,你的眼界就是公司最高点,没有人能带着你进步,只能靠自己。如果不懂得开拓视野,占据制高点,那么你只能一直井底之蛙下去,还不如去大公司,那样至少有人逼迫着你进步。眼光停滞不前,比创业失败更可怕啊。 

如果你不是一直保持着强烈地学习的劲头,或者想更快的提升,那还是进一个能带领你前进的公司更好,当然也不排除进大公司会是温水煮青蛙,慢慢的磨灭了创业的想法。」

不过陈方毅也表示,真正的创业者根本不会受到他这番话的影响。

陈方毅还认为,创作一部科幻著作需要站在1000年甚至一万年后,而创业只需要站在5年后,所以需要判断未来和抓住时机。

2008 年的时候,电商开始突飞猛进。垂直电商和独立电商借着整体发展趋势也有要抬头的意思。陈方毅当时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做独立电商另一个是做导购。现在看来,做导购是个不错的选择。

科技创业公司,就是不断的革自己的命       

陈方毅不仅是一名大学生创业者,还是一名连续创业者,在他的带领下厦门灵感方舟公司已经推出了返还网、砍价券、如果云、优品网四个产品,西柚是他们的第一个成功的移动互联网产品。

「为什么一家做导购网站的公司,要做西柚经期助手?」

灵感方舟团队打造西柚这款产品时的思路是这样的。

「首先,我们要进军移动互联网这个目标是明确的,接下来思考怎么进。

「你永远不知道一个痛经女生对这类产品的需求。」

小编望着同为男性的陈总点了点头。

「因为经期这种事情在大多数人看来还是一件比较隐私的事情,大多数女生都有计算或记录自己生理周期的习惯。记在日历上和电脑上都不能满足私密的需求,而手机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是很私人的一个东西,而且西柚又不仅仅是经期助手,同时还提供……」

此处省略广告 1000 字。

「总之,我们就这样成功的切入了移动互联网领域,如果不能甩掉之前的惯性思维,现在我们可能还没进门。」

就像新浪用微博干掉了自己一手带大的门户,腾讯用微信干掉了亲儿子QQ,科技公司创业就是一次接着又一次,不用考虑对手是谁,哪怕是自己。

      藏起大数据,走出极客圈儿       

「西柚和其他的同类产品最重要的区别就在于活用大数据,我们不会把这个当作大卖点来宣传,不过也因为大数据所以我们和同类产品基本不在一个等级上,他们对我们够不成竞争关系。」

这倒并不是说今年央视 315 之后,大数据就变成人人喊打的老鼠,而是因为和一般用户提大数据实在没什么意思。

同理的,还有云。

面谈中陈方毅向我展示了西柚经期助手的一些技术细节,很快吸引了我这个(找不到女盆友)的极客宅男的注意。

西柚经期助手并不是简单的按照时间和体质做简单的经期计算,而是将大数据作为驱动全方位的对女性的身体健康进行预测。

在界面上,App 的主界面是一个时间线,看起来像是微博,上面写着每日几点应该做些什么应该注意些什么。然而这些东西和女生们喜欢在微博人人朋友圈上转发的那些通用的小贴士是不一样的,这些内容全都是根据每个人的健康状况定制的,每个人每天的「健康时间线」都是不一样的。

西柚经期助手在安装时会让用户做一个全面的身体测试,但健康是一个长期的事情不能做一锤子买卖。因此西柚可以让用户输入各种身体行为及状况,长期追踪用户的身体健康数据。撇开大数据,经期助手就是个日历管理工具,加上大数据就可以做全面的女性健康分析。

「咦?这不就是 Fitbit 做的事情么?」

提起 FitBit ,陈方毅皱眉。

「我很早的时候就开始用 Fitbit,但是后来不用了,因为实在不知道它除了记步还能干嘛。」

Fitbit 也允许用户在 App 上输入自己行走之外的用户行为,比如饮食、生活习惯、睡眠、饮水等等。但是 Fitbit 的问题很明显,The Verge 的 David Pierce 曾经吐槽:「Fitbit 只做数据记录和存储,完全不去对这些数据进行汇总和整理。」

「可穿戴设备们不是不知道可穿戴的未来是大数据的,但是他们手头的数据不够大,只能暂时作罢。」

Fitbit 并没有公布自己的用户总数和销售数量,并且始终对此守口如瓶。一款硬件产品即便再畅销,由于门槛的限制也很难像应用这样几个月之间获取几千万的用户。

「没有足够的数据样本,他们也不敢随便的给用户做出健康提示和准确的预测。所以 Fitbit 应该不是不想而是不能,尤其是他们的产品面向全球市场,不同国家、人种、民族之间的差异会更加分化他们本来就没多少的数据量,无从谈预测和健康顾问。我们仅在中国市场女性市场就有千万级的行为数据,足够支撑这一块的预测了。」

「只做女性?陈总您能考虑一下我们男性小伙伴们么……?」

妇女之友陈方毅回答的相当果断:「不,至少目前不。」

原因很简单,男性健康目前市场太小,根本撑不起来。

「你看,那些打出健康牌的运动追踪器国内都是谁在用?基本走不出极客圈。这样的产品,只能是少数人玩具。」

大数据,可穿戴,云,这些本来都应该是藏在产品背后的东西,拿到前台来除了让一般用户不知所云之外没有任何意义。搬到前台用户真正关心的是实际的功能,只有把这些技术字眼都藏起来,极客产品才能有望登顶千万。

      来,我们不伤感情的来谈谈钱      

「你们的商业模式是什么?」

许多移动开发者被这么问的时候,都会露出一副「呵呵,今天天气这不错」的表情。

「不是没有好的商业模式,而是没有好的产品模式……」

当被问及为什么移动互联网上到处都是千万级产品,而真正能赚钱的却没有几个时,陈方毅如是说。

移动互联网的兴起让中国互联网圈再次掀起了一场创业浪潮,无论是原创还是抄袭,大家都一窝蜂的抢占所谓移动市场与移动入口。其中不乏佼佼者,以千万级以上应用来说就有微信、唱吧、陌陌、Camera360、美图秀秀、UC浏览器、随手记等等,放在一起能够排一个很长的单子。

但是,如果要把「能盈利」这个限制条件加上,这份列表的长度保守估计要打三折。这也是为什么许多媒体和分析师都孜孜不倦的寻找或分析所谓的商业模式与盈利模式的原因。

在陈方毅看来,千万级产品找不到合适的商业模式并不在于如何商业化或如何盈利,而在于产品本身的模式不行。

互联网上成熟的商业模式有三个,一个是广告,一个是游戏还有一个是产品本身收费的增值模式。

多年以前,360 的出现削弱了增值模式的可行性,因此上广告上游戏是现在基于「免费」的互联网商业模式的基础。然而很多产品不敢上广告,不敢推游戏的原因是什么?

「你的 App 没有提供独特的价值,用户不是那么需要你,你上了广告,伤害用户体验,用户就会随时卸载掉」

「那西柚的商业模式呢?」

陈方毅顿了顿。

「我觉得做好一个产品首先要想的是如何为用户创造更大的价值,你为社会创造了价值,社会给你回报,等用户爱不释手了,商业模式就是水到渠成的,就像没有人会担心微信未来的商业模式。」